• 国鑫金服:美联储按兵不动 加息还需等待 2018-05-18
  • 刘虹回故乡重温成长之路:天生是练体育的一块料 2018-05-18
  • 一个独唱演员和她的新作品

    ——

    杜川从没想过,多年演出在外、早已习惯被众星捧月的自己, 会像现在一样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。她极不擅长与人交际,过 往的艺术家生活几乎让她丧失了与金钱、与利益、和与复杂的 社会斗争的能力。七年前,她不经意间许给自己的一棵葡萄树, 也狼狈浇灌至今,竟不知不觉开始如风拂柳——而静待花开满 枝。

    两种可能性

    声乐出身,84年生人,杜川的一个重要的身份就是河南省歌舞剧院 歌舞团的独唱演员。大学至今,她从未停止过声乐方面的研究和学 习。

    2007年一毕业,她就进了省歌舞团,接触到的自不必说—是光鲜 的舞台和光鲜的人物。上舞台,经?;岣恍┬⊙菰焙献?,下了舞 台后,她就跟这些小朋友及其家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。久而久之, 她也会偶尔带这些孩子们学声乐。

    其中就有一名童星,名叫郝怡霖,成名初就拜在杜川门下学唱歌。 杜川时在孕期,已经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团里的工作量,于是有了更 多的时间尝试其他趣事。这趣事之一,就是在一次与郝妈妈志同道 合的谈话后,“无中生有”—把“童星梦工厂”给做了起来。

    最初,他们只在一个很小的教室里招生教学,杜川甚至有过大着肚子在街上发传单的经历??纬谭矫?,先以声乐为主,后又逐渐开展了舞蹈、表演、语音等综合艺术课程。第一批招进来的孩子,很多至今都还在这里学习。

    对杜川来说,创立“童星梦工厂”是给自己提供了另一种可能。另一方面,这个“梦工厂”也是在给很多孩子提供一种更接近艺术道路的可能——这两种可能性,给了她足够的希望和动力向前走。

    童星制造厂?

    杜川笑着解释:“其实我们并不生产童星,我们只是优秀儿童的 搬运工?!?/p>

    已加入知名少年男团TF家族的马嘉祺,曾经就是一个特别腼腆、沉 默寡言的男孩子。家长一开始送他过来学习的初衷,不过是希望孩 子能有一技之长,并且变得开朗外向一些。通过童星梦工厂,嘉祺 展现出了唱歌方面不俗的天赋。杜川爱才,当然大力支持,先后带 他走上了很多大舞台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嘉祺同学硕果累累:参加 了歌唱比赛获奖,参演了快乐星球5饰演男一号,参与拍摄了微电 影,又在2017年6月,正式加入全民关注的少年偶像团体TF家族, 之后更加受欢迎,光是微博粉丝就近40万。

    童星梦工厂作为培养艺术少儿的重要基地,的确为各大媒体平台输送了很多优质的青少年。前文提到的郝怡霖,在梦工厂小小“进修”后也得到了更好的发展,多次参演多部影视作品,成为了业内小有口碑的小演员。

    在童星梦工厂,杜川鼓励每一个孩子敢于上台展示。小到梦工厂内部的演唱会,大到与媒体合作的大舞台,舞台的实践和锻炼在杜川看来尤为重要——因为“不站上去,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问题会出在哪”。有的孩子私下里唱得好,可一上了舞台就会不知所措起来,手和眼开始不协调,影响到整个表演的节奏。对此,杜川常以鼓励为主,还是争取以正面的引导去增强孩子们学习艺术的兴趣。

    从娃娃抓起

    学习艺术,是用美的形式给孩子们展示一个更广阔的世界。通过艺 术的形式,发现认识世界的新角度和新方式,从而更加明晰自己的 兴趣倾向性与人生目标,并以极大的可能走向艺术人生—这是杜 川创立“童星梦工厂”的初心之一。

    以一张“白纸”进来的孩子,要先经过艺术测评。好让指导老师更 准确地挖掘出他们更具天赋的一面,推荐更适合孩子、更令孩子感 兴趣的课程。老师会在钢琴旁边弹出音高,让孩子试着模唱,用来 测试孩子到底有没有音乐方面的敏感度;让孩子随意哼唱一首自己 喜欢的歌,是用来判断他的咬字情况、音准和音色。这样一番专业 的了解过后,就可以将孩子分入程度不同的班级进行针对性地训练。 乐理知识、听音试唱、音乐鉴赏、台风课、肢体表达……这些简单 列举的课程内容都是为了能综合培养孩子们的音乐素养。就连已经 是大师级水准的杜川也一直在坚持练习声乐,曲不离口,靠的就是 持之以恒的基本功。

    在童星梦工厂,不存在五音不全这种观点。所有的先天不足都可以经过后期的专业训练得到矫正和优化。专业的训练后,孩子的音域就可以训练到更开阔的程度。只不过有的人需要的基础训练时间长,有的人需要的时间短,达到的高度不一样,差别仅此而已。

    大多数来学艺的孩子年龄都集中在4~12岁,13岁往上的孩子一进入初中,会被家长拉回学校专注正常学业。杜川不否认,学生嘛,的确应以学业为主。但学习艺术、少花费一些时间待在教室里,并不意味着就会比其他孩子差。眼界一旦开阔,接受能力就会更强,对课本上的知识消化得也会更细腻。梦工厂里很多已经小有名气的小演员在繁忙的艺术生活后,会更加地珍惜时间、高效学习,不少孩子回到学校后依然能拿全班第一。

    随时跨界

    说到最有成就感的时刻,莫过于为人师而睹徒有所成,杜川乐于见证孩子们的成长和蜕变过程。但所得背后总有所失,压力的反面也是动力。随着梦工厂团队的逐渐壮大,杜川肩上有了更多的责任,她希望相聚在梦工厂的不管是孩子、员工、合伙人、还是自己,都能够有成长、有好的收获。

    杜川的孩子是伴随着这个学校出生的,在创业之初杜川就要同时兼顾起工作和家庭。对孩子的陪伴,就远远达不到理想中那样足够。忙的时候,孩子只能跟着爷爷奶奶。有段时间孩子每天都会画一幅全家福,有的是爸爸妈妈一起牵着小宝宝;有的是爸爸妈妈一起带她去动物园……这些画杜川看了心里当然不是滋味,内心的指针也偶尔会摇摆不定。

    面对这些从未面临的压力,杜川觉得自己随时都在跨界——从艺术家到创客,从老板到母亲,从妻子再到老师……童星梦工厂不断成长的同时,自己也在跟着成长。她最初把自己定位为技术型创业,但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和摸索后,她才发现做一名合格的创业者原来还要兼顾经营、懂管理、了解财务、运作等。在逼迫着自己去适应的同时,内心的感受不知不觉已从“以痛苦为主”转变为“正向压力与成就感、自豪感并存”的一种复杂体验。

    杜川以前的梦想是当个顶级歌唱家,她一直遗憾于自己没能出一张属于自己的唱片、办一场属于自己的演唱会。殊不知,她创立的“童星梦工厂”——就是自己给自己的一件最好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