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融创中国定增40亿元购入金科17%股份 孙宏斌一周内狂… 2019-03-11
  • 章莹颖案庭审在即 美知名律师提供义务法律服务 2019-03-06
  • 胡杏儿和老公牵手看电影 全程黑脸还大吵 2019-03-06
  • 小保尔特高球场战胜小达利 老爸发推特炫耀 2019-02-24
  • 招银国际:恒指于26500点徘徊 科技股回勇 2019-02-24
  • 耀才证券植耀辉:观望欧日央行议息结果 腾讯潜力仍未见底 2019-02-23
  • 环保部通报嘉陵江铊污染:9人被移交公安机关 2019-02-23
  • 每月卖1000万部智能手机!印度市场直逼中国 2019-02-14
  • 外媒:中国经济增速超预期 有能力保持平衡稳定 2019-01-29
  • 机器开始抢人类工作了:沃尔玛用机器代替4000员工 2019-01-29
  • 美国白宫“支持”当前版本的俄罗斯制裁法案 2019-01-19
  • 女孩雨中光脚清理下水道垃圾 感动路人(图) 2019-01-18
  • 国安正式与张稀哲续约 中场核心五年长约留守 2019-01-18
  • 河南校车与货车相撞多人伤 2名司机均被控制 2019-01-16
  • 京山轻机公布半年报 上半年净利减少2.04% 2019-01-16
  • 90后女脏辫师清新脱俗

    ——

    怎样才能说服自己留一头帅气的脏辫?

    小娟的答案是:喜欢就去做,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,开心最重要。

    在成为专业的脏辫师之前,小娟也很难将自己跟一头炫酷张扬的脏辫形象联系在一起。在脏辫艺术大师杨林远找到自己前,她还是普通美发店里一名给人编着日常四股辫儿的内向小女孩:长得不算好看、没有个性、普通至极甚至还有点自卑。当2017年6月风靡全国的综艺“中国有嘻哈”将swag元素带至大街小巷的时候,那股脏辫儿风就毫无违和地刮进了小娟心里……

    新手艺人

    每天,小娟会早早来到她所在的“玛雅脏辫品牌店”。在等待预约的客人来到之前,她会照常先做一些朋友圈的文案营销,因为玛雅工作室有一大部分是以提供“脏辫课程”为主要业务,“你只有经常发动态,别人才能关注到?!毙【晁?,“这些东西毕竟还是小众,还是要不停地宣传?!?/p>

    客人来到后,平日里安静的她就手上也不能停、嘴上也不能停了。

    客人一般是先有自己喜欢的基本样式,小娟会再根据具体情况向客人推荐或调整。脏辫分很多种,玛雅脏辫的创始人从非洲学艺归来后,更是带来了更先进的脏辫技巧。一般说来,脏辫也称为雷鬼头,其中有扭驳辫、贴头辫(也称地垄沟/玉米垄发型)、非洲小辫(正反三股)等几大类??梢约蛹俜⒔?、也可以串珠子、做渐变色??梢园锤辗训?,也可以整体收费。像勾一个半头的短发通常就要两、三个小时,整头、或者长发就要耗时更长了。

    手编、工具勾拉,看似单一的手艺,其实有特别多的讲究。

    比如辫子要做得均匀,单根辫子除了有特殊要求和发尾,不能时粗时细;辫子的纹路不能有清晰痕迹,越清楚得越不好;辫子不能歪歪斜斜……他们自己本身就做培训,“入门其实很简单,基本上五天就能学下来。但是想要做好不容易,要经常练手、还要细心?!毙【晁?,自己刚上手时,也有经常被钩针钩破手皮的情况。对待手艺要能静下心来,从艺脏辫师一年多后,小娟已然已经对这些技巧得心应手,手上如飞针,快速又准确。

    回头率

    回头率其实是一个神奇的东西。

    它反映了不同人们在文化、心理、和生理上的差异。而脏辫绝对算是回头率界里屡试不爽的“成功吸引人家注意”的造型方式。

    这种注目礼大多数情况下会给人带来心理上的满足和外形上的自信。

    小娟记得自己第一次尝试脏辫时,还只是相对低调的非洲小编。那时的自己走在路上,不知不觉已经吸引了很多关注。无形间,自信心上去了,穿衣打扮也更加新潮,就算只是随便扯一件T恤出门,也因为有脏辫儿的“加持”而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时尚感。

    正常情况下,脏辫是可以永久保持的。毕竟脏辫在诞生之初就是非洲黑人们为了好打理、防止蚊虫滋扰而发明出来的。但小娟已经对脏辫有了深深的爱和执念,现在基本上一个月就要换一次新发型。因为不怎么需要打理,对自信影响大、对炫酷又有加成——留脏辫“成瘾”也不是不能理解了。

    偶尔也会有反差较大的公务员或宝妈来做。但明星、时尚界人士、摇滚圈、嘻哈圈、滑板圈……不受工作场合限制的年轻人等,仍然是脏辫文化的主要支持群体。大多数人都是自己喜欢才来做,脏辫代表着自由、奔放、倡导个性的生活方式,如果是不喜欢不认同脏辫的人,就算做了脏辫也是没有灵魂的脏辫。

    关于洗头

    大多数人对脏辫的存疑在于洗头和护理问题。

    小娟说,他们编发其实是有技巧的。就算是从发根编发,也会留一定的空间跟距离,不会对头发造成太大的拉扯。编发只是改变头发的物理结构,不会增加头部的重量,只要你不每天死拉硬拽,就不用有脱发的担心。

    关于洗头,“中国有嘻哈”里的脏辫儿代表小鬼曾怼曰:你怎么洗我怎么洗。

    不过小娟也向我们普及了更为科学的洗脏辫方法:先顺着脏辫的纹路均匀倒上洗发水,洗发水不要用太过蓬松的,一般止痒的就可以。然后用指肚轻轻揉搓,再冲洗干净就好。平时如果太忙,三、四天洗一次也没关系。因为辫子扎紧后不容易招灰,就节省了很多洗头时间。脏辫其实真的是不脏。

    总之,小娟还是很高兴自己做了脏辫师。

    周围的朋友都觉得她这个职业很酷:能接触到很多好玩的、有趣的年轻人;而且脏辫的价格一次从千元到万元不等,也给她带来了可观的收入。虽然编发的过程有些枯燥辛苦,但自由度高。每当看到客人对自己的手艺表达出感谢和满意时,她更加觉得,靠自己的手艺吃饭完全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。

    322| 564| 234| 76| 641| 342| 566| 668| 214| 15|